• <tt id="l6n8j"></tt>
    <rt id="l6n8j"></rt>
    <rt id="l6n8j"></rt>

    <rt id="l6n8j"></rt>
    <strong id="l6n8j"></strong>
    <rt id="l6n8j"></rt>
  • <cite id="l6n8j"></cite>

    媒體報道

    金星——從河南制造走向中國制造

    發表日期:2013年11月23日    瀏覽量:1777次

      他是全國勞模、國務院特殊津貼享有專家、河南省第九、十屆人大代表、中國釀酒大師……他還是十大風云豫商代表、2008奧運火炬手、中國最大數量古銅鏡的收藏者,在他和他帶領的企業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優秀中國啤酒企業鮮活、極具代表性的成長歷程。

      他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不懂啤酒,卻接下一個虧損的啤酒廠;別人并購擴張,他卻 “獨資建廠,自我復制”。他用20年的時間,憑借著獨辟蹊徑的第三種商業運作模式,走完了世界啤酒巨頭幾十年才能走完的路。

      今天我們走近的是中國第四大啤酒集團金星啤酒集團董事長張鐵山。

      第一部分:有關張總鏡頭。累計需時約3個小時。

      鏡頭1:(畫面淡入)張總來到廠里(背景:金星標識)進入辦公室,換工裝。張總身著工裝、戴工作證,走在廠區主干道、巡視車間。(跟拍正面、背影)

      場景支持:陪同張總邊走邊聊、著工裝、戴胸牌的中層人員1-2名

      時間背景:初秋早晨。旭日初升。

      地點:廠區主干道。

      畫外音:7點整。張鐵山的身影準時出現在金星啤酒集團河南金星公司的廠區里。現年59歲的他保持著年輕人一樣旺盛的精力,只要在鄭州,早上7點到9點,巡視車間,這種走動式的管理方式已成為他20多年來雷打不動的習慣。

      鏡頭2:張總在生產線巡視,神情專注,鏈道旁、貼標機、殺菌機、壓膜機。不時與陪同管理人員、員工交流。

      畫外音:這里是河南金星公司擁有國內行業最先進的4萬瓶/小時生產線的灌裝車間。正值啤酒生產銷售旺季,流水線各工序在緊張忙碌組織生產。這樣的場景同樣出現在金星啤酒集團分布在全國10省的16個分公司,暢銷中國20多個省市的中國名牌金星啤酒就是從這里整潔、優良的生產環境中下線并投向市場,走上全國老百姓的餐桌上的。

      隨著生產規模、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金星借鑒美國成功企業的管理理念,實施產品質量“零缺陷”管理:在全廠建立了8道關口、25道防線和50多個質量控制點,實行集團、分廠、班組“三級管理,全線把關”的質量監測體系,每道工序都對上道工序的產品質量負責,實行質量否決制,決不讓一瓶不合格的酒出廠。1987年又在河南省首家全面執行ISO9000系列國際質量標準,2001年5月在省內率先通過ISO9002質量管理體系2000版的換版認證工作,保證了質量管理體系始終與國際同步。

      場景支持:著工裝、戴胸牌的陪同人員和各工序段長、車間主任。

      地點:某灌裝車間

      鏡頭3:張總彎身撿螺絲等小零件(具體體現身體力行)放到垃圾箱。

      鏡頭4:張總在箱裝酒(新一代、純生等中高端產品箱體特寫)、膜包酒成品庫(光線好于箱裝庫,取大景)察看入庫、儲庫情況。

      畫外音:近年來,注重向管理要效益、向品牌要效益、向市場要效益的金星啤酒集團狠抓落實“質量、管理、品牌、效益”四個“提升”工作。從2006年至今相繼研發、推出以金星新一代、金星純生為代表的新產品,在實現產品和營銷策略從質量向品牌、從普通產品到中高檔產品、從縣級市場向城市市場的轉型上向前邁出了堅實的一步。現在,金星啤酒集團的產品結構中,中高當產品占到20%還要多的比例。

      可用畫面字幕顯示金星主打品種名稱、瓶型、產比等信息。

      鏡頭5 :進出成品庫、川流不息的叉車、拉酒車。

      鏡頭6 :張總身穿化驗人員工作衣。產看儀器。和工作人員交談。化驗人員工作特寫。

      畫外音:這里是金星啤酒集團質量檢測中心。各種進口尖端、領先行業的先進設備儀器一應俱全。金星是中國啤酒行業唯一榮獲中國名牌產品、國家免檢產品、綠色食品和中國馳名商標等行業最高質量殊榮的企業。暢銷全國的金星啤酒就是在這里經過這些先進設備儀器一百多項微生物指標的化驗、分析,成為消費者忠誠度最高的啤酒品牌。

      2005年7月,國家質檢總局發布公告,稱金星啤酒等首批八家中國名牌啤酒企業生產的啤酒可以和世界著名啤酒品牌相媲美……

      2008年7月,國家質檢總局抽檢全國啤酒質量,金星新一代啤酒為質量較好產品。

      以生產百威啤酒而著稱世界的啤酒巨頭美國AB公司質量檢測專家曾用240道精密工序對金星啤酒品質進行全方位的監測,結論是:“JinXing beer, very good!”

      素材:美國AB公司高管視察金星生產線。

      畫面:中國名牌、國家免檢、綠色食品、中國馳名商標、ISO90001國際質量體系認證等質量榮譽證書。

      鏡頭7:橫穿金星廠區的熊兒河段,河道微波蕩漾,兩側垂柳依依,張總和陪同人員交談著走在沿河綠化帶。

      鏡頭8 :張總徜徉植物園,穿行盆景、靈璧石間。轉換植物園、觀光走廊、發酵罐群。

      畫外音:“既要經濟效益,又要碧水藍天”貫穿金星的經營理念。近年來,金星在改善生產經營環境、建造生態園林企業方面狠下功夫,企業出資整治廠區河道、建造工業旅游園,迎來社會各界和廣大消費者的好評。工廠里有花園,花園里有工廠。在金星,仿佛置身于一座大花園,作為通過國家旅游總局審批驗收的工業旅游示范點,金星每年招來了大批來自觀光的游客。金星通過這樣一個方式,增強與消費者的互動,樹立企業的品牌形象。張鐵山認為,啤酒生產企業對釀造環境的要求很高,好環境才能釀出好啤酒,金星要做中國最好的啤酒,確保產品的環保、健康、安全,就是對消費者的負責任。

      畫外音:這里是一座奇石大觀園,靈璧石、黃河石、紅河石等各地的奇石薈萃于此,有的還價值不菲。張鐵山追求的是一種永恒的自然,這種追求源于對奇石收藏的偏好。張鐵山把奇石收藏看作閑暇之余修身養性的一種方式。他說他從中悟出的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直接可以運用到企業管理當中。他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給予它們太多的生命信息,煩惱的時候,一個人靜靜地看著這些奇石,壓力、困惑、疲勞一切都會煙消云散。

      鏡頭9 :奇石館。張總撫摸、端詳黃河石。或邊走邊賞邊說。

      同期聲(記者):這里擺放著很多奇石。這些都是平時您收藏的嘛?

      同期聲(張總):是的。收藏石頭是我工作之余的個人喜好。我覺得這是一種樂趣。不同的石頭在不同的環境下有不同的韻味,硬的石質部分留了下來,軟石質的部分都被沖刷掉,然后經過歲月的打磨形成了蔚為大觀的圖案。做人做企業也是這樣,要有鍥而不舍的精神勁兒。

      同期聲(記者):聽說這些石頭都是您親自“撿”的。為什么要親自去撿?

      同期聲(張總):早些年工作不忙的時候我經常去小浪底撿。找石頭是個累活,但很有意思。身心一旦沉進去,你會覺得非常有樂趣。每年12月枯水期,都要去黃河灘撿石頭。凌晨5點多就到那兒,拿著水桶帶著撬杠,一干就是一天,不覺得累也不覺得餓。

      鏡頭10:張總在辦公室(正式訪談情景)。辦公桌前忙碌批閱文件。書柜前站立翻書。

      同期聲(記者):在金星創業初期我們了解到當時您下了一個非常大的決定,就是把原來一些市場銷售不好的啤酒全部倒掉?

      同期聲(張總):對,是有這么回事。但不是市場銷售不好,是產品質量不過關。我記得那是1985年,我剛接手這個廠。當時的情況是廠里庫存有100多噸臨過期的啤酒,我召集大家伙商量怎么處理這批啤酒。啥意見都有,有說賣的,那個年代物資多虧缺啊,不管酒咋樣不愁賣不出去;還有建議當作福利發給職工算了,反正不能浪費了。聽完大家的發言,我最后的意見是全部倒掉。很多人不樂意、不理解,白白倒掉?不是浪費嗎?我對大家說:不要心疼這個,這些質量不過關的啤酒倒掉不可惜,要是沒有質量意識,我們損失的可不光是這些啤酒,而是大片大片的市場啊。如果沒有質量觀念,我們就翻不了身。最后大家再也沒有說啥,一起把啤酒倒進下水道了。倒的時候有些人還哭了。畢竟那個時候,計劃經濟下,有貨就等于攥著錢袋子。我們靠賣貨吃飯的員工看著錢跑掉,能不心疼?

      畫外音:金星啤酒集團的前身是河南東風啤酒廠,成立于1982年,因經營管理不善,到1984年時該廠就已經負債累累。

      1985年1月,35歲的張鐵山承包了金星。在這之前,張鐵山幾乎沒有接觸過啤酒,然而他身上卻天生有著一股敢沖敢闖的拼勁,他只有一個念頭:“要造就造大船,要開車就上高速,在小雞蛋殼里是發不出大蛋糕的。”

      張鐵山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在廠里轉悠,跟工人和銷售人員聊天,他發現,讓企業負債累累的有人的因素,但最關鍵的,是質量沒上去。

      經過一番考察,張鐵山意識到,當時企業最大的瓶頸就是產品質量問題,企業要想重新煥發生機必須從質量入手。當時,工廠的倉庫里還有100多噸不合格的啤酒,在那個物資緊缺的年代,只要產品還能吃,就可以買,而且絕對沒人投訴。100多噸啤酒價值十幾萬元,這對一個年銷售2000噸啤酒的小廠來說也絕對是個天文數字。有人建議把酒作為福利分給職工,也有人建議降價處理拿回些成本。可張鐵山頂著重重壓力,毅然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在全體員工面前把100多噸啤酒全部倒掉!在全廠的動員大會上,張鐵山含淚跟大家說道:“我們廠已經被質量打倒了,今后我們廠能不能重新站起來,就看我們能不能生產出合格的產品。金星在我們手上,希望在我們手上!”

      事后,公司專門頒布了一個比國標還嚴格的質量管理標準,規定今后金星的產品,只有達到這一個“廠標”才能出廠!

      啤酒倒掉了,金星活了!張鐵山通過這件事,把質量興企意識深深地植根于員工的心中。

      1986年,走出倒閉陰影的金星年產量從2000噸增長到一萬噸,1993年以8萬噸位居河南第一,1998年突破28萬噸,挺進全國十強。金星就這樣以每年幾個臺階的速度跨越式奔跑。

      倒啤酒場景重現。

      同期聲(記者):在當時那么一個物資緊缺的年代,做出一樣一個決定是需要很大勇氣的,當時是如何考慮的?

      同期聲(張總):經過考察后已經發現,當時企業最大的瓶頸就是產品質量問題,企業要想重新煥發生機必須從質量管理入手。我們廠已經被不合格產品打倒了,今后我們廠能不能重新站起來,就看我們能不能生產出高質量的產品。

      畫外音:張鐵山常說,品牌的基礎是質量。要提高產品質量,就必須管好啤酒生產的每個細節,把管理重點由事后檢查轉向生產過程中的控制,使員工在第一次就把事情完全做好。

      同期聲(張總):“中國名牌是什么,就是企業對消費者的一種質量承諾。大品牌要有大責任。消費者利益至上,做企業要從消費者利益出發,對消費者負責”。

      畫外音:上世紀的1985年,受命于危難之中的張鐵山上任伊始就有個念想:要造就造大船,要開車就上高速;在小雞蛋殼里是發不出大蛋糕的。正是這種大事業心的支配,1986年,金星就走上擴建道路;1988年由微機控制的30個五層樓高的發酵罐建成投產,啤酒年產量達到了4萬噸;1989年一條年產4萬噸的生產線投產;1993年金星走出國門,與美國藍馬啤酒合資,建設了一條年產5萬噸的藍馬高檔啤酒生產線,進而組建河南金星啤酒集團有限公司。

      從2千噸到1萬噸,從1萬噸到4萬噸,從4萬噸到30萬噸,金星每步都是幾何級數的跳越。

      同期聲(記者):23年中金星發生了可謂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金星23年的當家人您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同期聲(張總):首先是我覺得是做了一件好產品,其次是創出了一個好品牌;再次,是金星培養了包括營銷、研發、市場監管等大批優秀人才,這為今后做全國市場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同期聲(記者):做了這么多年企業,您認為一個企業要想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同期聲(張總):一個企業如果想做成功因素很多,最為重要的我想我們還是從企業的這個企字來說,這個企字它上面是一個人,人民的人,下面是一個止,止境的止,中國的文字是從象形文字發展到今天的,依照這個規律來講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一個企業的發展,說到人就說到頭了。

      金星能夠走到今天,決不是我一個人的力量能夠實現的,如果只有我張鐵山,別說是我一個張鐵山,就是十個一百個張鐵山都不可能把金星做成這個樣子,金星的成功靠的是我們每一個員工的力量,從我們的管理人員到我們的技術人員,到我們一線的員工,缺少這中間哪一個人都不行。

      同期聲(記者):98年,中國即將跨入WTO的門檻,國內蒸蒸日上的啤酒市場吸引國外眾多啤酒巨頭的目光,百威、英特布魯等洋品牌紛紛進入中國,國內的青島燕京也掀起兼并熱潮,面對這樣的一個變革,金星做了哪些戰略上的調整?

      同期聲(張總):走出去,走出河南,向外擴張,向西部市場擴張。當時我就有一個預測,以后的市場競爭,已經不再是自由競爭,開始趨向規模化集團化白熱化的壟斷競爭,這場變革對中國所有啤酒企業都是一場考驗。金星要想生存,要想立于不敗之地,就必須搶搭上這班船。恰好當時呢,國家剛剛作出開發大西部的決策。在政策環境上對往西部發展的企業有很多的扶持。當然這只是我們走出去向外部擴張的外在原因,更重要的是我們做大、做強企業的想法和規劃。當時的河南還是全國啤酒低價競爭最激烈的一個地方。金星向外走,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擺脫河南啤酒低價競爭的環境把精力放到更有發展前景的市場中去。

      同期聲(記者):當啤酒市場出現華潤是的資本運營、青島式的并購兼并時,您選擇了異地建廠,獨創了被業界譽為“金星模式”的管理方法,當時是如何考慮的?

      同期聲(張總):金星這20年的發展是滾動式的自我積累過程。它的擴張既不可能像青島、燕京那樣高舉品牌大旗,以整合異地資源的方式攻城略地;也不可能像華潤這般攜資本利刃鯨吞異地強勢品牌。金星必須也只能走自己比較獨特的擴張路。這種擴張最大優勢在于企業文化基因的融合上。文化是企業發展的基因,不同的企業環境,形成的基因也不相同,把自己的企業文化基因強加到另一個企業,是很難成活的。而金星獨資建立的分公司各級管理人員和技術骨干都是我們的老員工,金星的文化基因能很快在分公司生根發芽,形成強大的核心競爭力。

      畫外音:“獨資建廠、自我復制、小步快跑”,這就是金星不同他人的模式。20年間,金星從一個年產2000噸啤酒的小廠蛻變成擁有16家分公司,年產量200萬噸的現代化大型企業集團,躋身青島、華潤和燕京之后的中國啤酒行業四強。2005年初春,美國經濟晴雨表——環球知名財經雜志《福布斯》特派記者造訪金星,經過深入調研,《福布斯》高度褒揚金星獨特的商業運作個性,稱贊金星“即便沒有雄厚的資金背景,出身寒門的區域性品牌也可以擁有全國版圖,金星啤酒是中國啤酒的平民英雄。

      畫面:《福布斯》雜志刊登金星專稿。

      同期聲(記者):在西部好多地方都是沒有喝啤酒習慣的,在貴陽考察時一條紅火的街上一晚上只賣出3瓶啤酒,其中2瓶還是您和助手喝掉的,在這樣的地方投資建廠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您當時是如何考慮的?

      同期聲(張總):我當時想的最多的是當時貴州省一年啤酒的產量才10萬噸,人均消費不到全國的十分之一,利潤空間遠遠大于河南,這不就是商機嘛!

      畫外音:事實證明張鐵山的戰略是對的。金星在貴州的工廠當年建成,當年就實現了贏利。貴州分廠如今成為金星布局西南市場的關鍵棋子。金星貴州公司也成為當地效益和口碑雙佳企業,貴州姑娘都以嫁給金星員工為榮耀。

      同期聲(記者):金星已經做大做強了,但聽說您很反對開發其他產業?

      同期聲(張總):人這一輩子只干一件事,認準一個目標很不容易。不能這也干,那也干,要不啥也干不好。做企業要有大方向感和大事業心,金星就是要全心全意造中國最好的啤酒,20多年了我們一直堅持這個目標不動搖。

      同期聲(記者):金星現在功成名就了,您對現在的成績滿意嗎?下一步的目標是什么?

      同期聲(張總):沒有,還差得遠哪!我們現在才第四名,就跟奧運會上的運動員一樣,連領獎臺還沒站上去呢。通向成功的路還遠著呢,我們只能算是剛剛起步,金星沒什么傳奇的故事,也不想用傳奇來神話自己。金星只是穩健地走好每一步,在平淡中驗證自己的功力。我總覺得做企業要有大事業心,要永不滿足。一旦安于現狀,你就要退步。榮譽和成績只是一個新的起點,金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的目標是未來幾年內沖刺中國啤酒前三甲,躋身世界知名品牌。

      同期聲(記者):多年來,金星進行在自身發展的同時還做了大量的社會公益活動?都是什么活動?出于什么考慮?

      同期聲(張總):為災區捐款啊,建立金星希望小學啊,為省市人大代表、勞模和優秀教師送溫暖,在河南大學、河南輕院、河南輕校設立教育科研基金;資助20多所高校“中原學子申奧遠征隊”,贊助“鄭汴洛”圍棋公開賽,成立省象棋俱樂部,組建金星盤鼓隊和金星乒乓球隊;買斷名牌欄目《梨園春》冠名權,送科技、送文化下鄉……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盡我們企業最大的責任幫扶社會,幫扶人民,因為是社會和人民成就了金星。回報社會是金星應盡的責任和義務。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享受。

      同期聲(記者):如果從頭來過,您還會選擇做啤酒么?

      同期聲(張總):人生是很少有時間回頭的,我不是喜歡左顧右盼的人。做啤酒跟打仗一樣,容不得人有絲毫遲疑,這個問題還真沒考慮過。如果假設從頭再來,呵呵,我估計還是做啤酒吧。

      畫外音:與其說張鐵山是一個企業家,不如說他是一個戰略家。他具有敏銳的感知能力,往往能提前一兩年就從微小的信息中,捕捉到未來風向的變化:當啤酒質量好壞都可以賣的時候,他率先抓產品質量;上個世紀90年代初,當河南同行尚崇尚用一種產品占領市場時,他開始實行產品集約化;當對手還沒有品牌意識的時候,他已經實行品牌管理;當對手還陷在價格戰的泥潭中時,他已經開始走向全國進行戰略布局;當對手開始走向全國時,他已經開始接觸外資了;當對手開始接觸外資的時候,他卻開始接觸國際巨頭。

      鏡頭:張總伏案批閱文件。

      鏡頭:張總站立書柜前翻書。

      同期聲(記者):您經常看什么類型的書?

      同期聲(張總):大部分是管理類的。我喜歡看曾國藩的書。

      畫外音:張鐵山喜歡曾國藩,更喜歡在文章中論述曾國藩對書法、圍棋及書籍的鐘愛。在緊張重重的政治與軍事生活中,曾國藩用三者緩解了內心的壓力,為自己找到了一種自我調節的平衡。張鐵山從曾國藩的書中收獲到的是對企業的管理之道。

      鏡頭:張總在員工餐廳用餐。一碗面條。一小杯老白干。一碟花生米或小菜。

      畫外音:張鐵山的生活積極簡單。他一直遵循著極其簡單樸素的生活哲學,他像眾多的河南人一樣,喜歡吃面條,午飯常常是一碟花生米、一碗撈面條,最多再加幾杯老白干。在張鐵山看來,造酒與做人有相通的哲學,那就是需要樸素。張鐵山常對屬下說“一個人的生活需要十分有限,沒有必要鋪張浪費講排場,工作的目的不是為了自己享受,而是為了給社會創造價值。”

      第二部分:輔助鏡頭

      鏡頭1 :李總辦公室。談對張總評價以及張總與屬下相處之道。

      同期聲(李總):我們董事長是一個親和、敬業、有激情、非常簡單但戰略意識超強的人。在金星,人事關系相當簡單,只要你踏實肯干,能力出眾,就會受到重用,‘拉關系’的辦法在金星行不通。金星的員工假如為了提拔去找董事長的家門,不但提拔不順利,可能還會受審查,因為董事長會懷疑你有什么問題才去走‘后門’。

      畫外音:張鐵山平時與員工之間保持著十分單純的關系,任人唯賢,只要是挑選到合適的人就會放開手讓他們去做事。金星衡量人才的唯一標準就是業績,拿業績說話,憑能力吃飯。在金星沒有領導和下屬之分,每一個員工都是老板,前提是必須把工作干好。

      同期聲(李總):他可以不分場合地訓人,但他絕不會記仇;他在訓過人的第二天,依然對你沉靜,依然對你信任,你大可放心地工作。他給你的是一種踏實的感覺。你不要指望通過其他手段獲得他的青睞,你只要踏實地工作。他用人不看背景,不看關系,他看你的工作。你永遠別指望從他那里獲得贊許。但他的贊許方式,卻讓你感受到骨子里的欣賞。他使用肢體語言,這或許是一個缺乏領袖魅力的方式,但他卻喜歡使用。他拍拍你的肩膀,或者在去食堂的路上,朝你會心一笑,你就能夠感受到,他那種從內心流露的欣賞。他不會對你噓寒問暖,但他給你廣闊的空間,你不用有心理負擔,你可以放心去干。

      鏡頭2:某車間外或廠區主干道。老中青三代員工談張總。

      畫外音:帶領金星走向全國、殺入中國啤酒四強的張鐵山不僅是全體員工心目中的英雄,他親和、平易近人、身體力行的個性魅力更為員工津津樂道。員工們都說:工作狀態中的張總勤奮、認真、一點兒都沒有領導的架子。

      同期聲(工人代表1——老員工):我來金星那年是1993年,當時金星年產超過8萬噸,已經是河南第一了。但是張總經常講“差得還遠著嘞,我們還要加把勁兒”。在以后的這些年,張總這種永不滿足的進取心一直影響著我,也影響著所有的工友。大家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齊心協力想方設法把工作做得更好。

      同期聲(工人代表2——車間主任):我在這干了10年了,俺爸是這里的老員工,去年剛退休。我是98年來這的,那年,正趕上金星走出去開發西部市場,投建第一個省外分公司貴州金星公司。我是第一批援建貴州公司的員工,看著金星啤酒打開貴州市場、一步步成為第一品牌。張總是果斷、極有遠見、說做就做、敢想敢干的一個人,他總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機遇。

      同期聲(工人代表3——成長為中層干部的大學生):我三年前從學校畢業后就來了金星。金星是企業,是學校,更是個大家庭。經常在廠區看見張總,他很隨和,不管是老員工還是新員工,認識的不認識的,他都主動打招呼,這讓我很感動。我覺得在這樣一個企業里工作,很踏實很有歸宿感。這兩年里,我從基層員工成長為現在的中層管理人員,非常感謝金星給我這么個平臺,沒有金星就沒有我的現在。

      鏡頭3:檢測中心。質檢人員身著工作服。化驗分析清酒樣。

      同期聲(質檢人員):每天我們要對新送來的清酒樣進行反復的化驗分析,對啤酒成分、風味物質多項化驗指標進行反復驗證,確保每項化驗結果的最大精確值。我們還肩負著研發新品種的使命,06年推出的金星新一代還有今年初推出的金星純生啤酒都是在廣泛征集調查消費者口感需求的基礎上改良、運用新技術研發出來的。這兩個產品的口感受到消費者的普遍歡迎。

      為了確保產品的質量,金星采取三項措施:一是參照國際標準制訂了原輔材料進廠檢驗標準,確保所有原輔材料100%達到企業內控標準,麥芽和顆粒酒花全部使用優質材料;二是重要生產、監測設備從國外著名公司進口,每年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技術改造,使裝備、工藝和技術水平始終保持在國際先進水平;三是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同時,組織技術人員攻關,金星研發的麥汁加壓煮沸工藝在國內都是領先的,不少新技術新工藝還獲得了省級以上的獎勵。

      鏡頭4:某大型超市或酒店金星啤酒貨架前,省技術質量監督人員手拿金星新一代啤酒或金星純生啤酒。特寫酒瓶正標。

      同期聲(省技術質量監督人員):我們這么多年對金星的抽查中沒有發現任何問題,這充分說明了金星啤酒質量的過硬,也反映出金星對自己產品的質量管理確確實實很嚴格。在河南乃至全國啤酒行業,金星是唯一一家同時榮獲中國名牌產品、國家免檢產品、綠色食品和中國馳名商標這些行業最高質量榮譽的企業。

      鏡頭5:老分廠。倒啤酒場景重現。員工圍觀。黑白鏡頭。解說詞穿插張總專訪“回憶倒啤酒事件”部分。

      鏡頭6:工業旅游長廊空鏡頭。

      畫外音:這是金星啤酒集團2005年投資建造的工業旅游園的一部分游客觀光長廊。移步換景,九曲十八彎,彎彎好景致。在這里,金星啤酒生產流程一覽無余,游客透過整潔的玻璃幕墻,就能親身見證和體驗啤酒生產的全過程。有營銷專家稱金星這一“打開后廚讓人看”的做法是 “透明化營銷”,讓消費者有機會近距離了解體驗啤酒的生產流程,體現了金星強大的技術研發實力和對產品品質的自信。據中國啤酒行業一位官員講,中國目前有近千家啤酒廠,敢于“敞開后廚讓人看”的,僅有金星等四、五家。而在河南省乃至整個中西部十幾個省,只有金星啤酒集團一家!

      畫外音(結束語):也許用20年的時間來衡量一個中國啤酒行業優秀企業的成長并不漫長,但是對于20年來保持一貫姿態的張鐵山來說,他度過了一聲中最具色彩的時光,而且這種時光將繼續延續。對于他來說,這種時光無疑是幸福的,就像他當初接下一副爛攤子的廠子一樣,他在不斷變化著他的工廠,他玩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動靜,他把自己的幸福融于其中,他跟著金星的興盛起伏,他很在乎金星,卻唯獨忘卻了自己。這種忘卻使他獲得智慧與內心平靜,但同時也獲得了一種傳奇。

    金星全國布局:目前金星在豫、黔、滇、川、陜、甘、魯、晉、粵等10省投建16個啤酒生產基地

    查看金星產業布局
    火狐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