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l6n8j"></tt>
    <rt id="l6n8j"></rt>
    <rt id="l6n8j"></rt>

    <rt id="l6n8j"></rt>
    <strong id="l6n8j"></strong>
    <rt id="l6n8j"></rt>
  • <cite id="l6n8j"></cite>

    媒體報道

    從不左顧右盼的張鐵山

    發表日期:2013年11月23日    瀏覽量:1548次

      只要在鄭州,早上7點張鐵山必定要去金星總廠巡視,這是他20多年雷打不動的習慣“總”印象

      張鐵山 金星啤酒集團董事長

      語錄

      名牌是什么?就是企業對消費者的一種質量承諾。這樣說來,中國名牌實際上是金星背上的一個“金十字架”。

      張鐵山坐在記者的對面,神采飛揚評論著北京奧運會的一場排球賽。

      雖然看比賽到深夜,但早上六點,他照樣早早起來了。只要在鄭州,早上7點到9點,必定要去工廠巡視,這是他20多年雷打不動的習慣。

      這真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不懂啤酒,卻接下一個虧損的啤酒廠;別人并購擴張,他卻 “獨資建廠,自我復制”。他用20年的時間,憑借著獨辟蹊徑的第三條道路,走完了世界啤酒巨頭幾十年才能走完的路。

      “假如周遭的人都勸你不要做某件事,甚至嘲笑你根本不該去想,就可以把這件事當做可能成功的指標。事實是,這世界從不曾有哪個人是只靠從眾而成功的。”這是投資大師羅杰斯說給女兒的一番話。同樣的話放在張鐵山身上,也許剛剛好。

      咬斷尾巴

            把100噸不合格啤酒全部倒掉

      有人說,這個世界,離經叛道的人才會更容易成功。

      1985年,30歲的張鐵山承包了虧損多年的村辦啤酒廠,這就是金星啤酒集團的前身。在此之前,張鐵山從沒有接觸過啤酒行業。

      但他是個喜歡思考和觀察的人,還天生有一股敢沖敢闖的拼勁。他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在廠里轉悠,跟工人和銷售人員聊天,他發現,讓企業負債累累的有人的因素,但最關鍵的,是質量沒上去。

      張鐵山做出了一個離經叛道的決定:把倉庫里不合格的100噸啤酒全部倒掉。許多人都覺得他瘋了:啤酒雖然不合格,但降價處理還能賣。100噸啤酒就是十幾萬元,對欠了一屁股債的企業來說可是一大筆錢。即使不賣,分給員工做福利不好嗎?

      張鐵山當著工人的面倒掉了第一瓶酒,他噙著淚說:“人只有咬斷自己的尾巴才能站起來。如果還抱著幻想砸自己的牌子,只有死路一條!”

      置之死地而后生。張鐵山用一種近乎殘忍的方式,把質量種在員工心里,“零缺陷”的產品質量意識和高效的人才引進機制讓金星穩步成長。

      1986年,走出倒閉陰影的金星年產量從2000噸增長到一萬噸,1993年以8萬噸位居河南第一,1998年突破28萬噸,挺進全國十強。金星就這樣以每年幾個臺階的速度跨越式奔跑。

      自找“死路”

            在沒有喝啤酒習慣的地方做啤酒

      1998年,即將大開國門進入WTO的中國,啤酒市場競爭幾乎到了白熱化狀態。百威、嘉士伯、SAB等洋品牌紛紛進入,青島、華潤等啤酒巨頭也開始大舉并購。張鐵山預感到,規模化、集團化的壟斷競爭,對中國所有的啤酒企業都是一場劫難。“金星要想生存,就必須走出去,搶搭上這班船。”

      衡量了自己的實力,他把目光放到了相對平靜的西南。1998年夏天,張鐵山帶著兩個助手來到貴州。

      在安順市最繁華的夜市上,整整一個晚上,夜市上只出現了三個空啤酒瓶,其中兩個就來自他們。兩個助手氣餒了:“來這沒有喝啤酒習慣的地方做啤酒,豈不是自找死路?”

      張鐵山卻下決心要在這里建廠,他給部下的理由有三點:在經濟發達的東部地區同啤酒三大巨鱷競爭,金星還嫩一點。現在的西部,就像幾年前的深圳,是國家大開發的前夜,到那里能享受更多的優惠政策。最后一點,也是最關鍵的一點,貴州省一年啤酒的產量才10萬噸,人均消費不到全國的十分之一,利潤空間遠遠大于河南,這就是商機!

      事實證明張鐵山的戰略是對的。金星在貴州的工廠當年建成,當年就實現了贏利。貴州分廠如今成為金星布局西南市場的關鍵棋子。金星貴州公司也成為當地效益和口碑雙佳企業,貴州姑娘都以嫁給金星員工為榮耀。

      拒絕傳奇

      從草根到明星,穩健走好每一步

      2007年,以生產百威啤酒而揚名世界的美國AB公司派出技術專家給金星做了一次試驗:他們把世界最頂級的某品牌啤酒倒進貼有金星啤酒商標的瓶子里,而將金星啤酒裝進對方啤酒瓶中,請上百位啤酒愛好者品嘗評價,大多數消費者評價是:國外品牌啤酒瓶中的酒最好喝。

      “獨資建廠、自我復制、小步快跑”,這就是金星不同他人的模式。20年間,金星從一個年產2000噸啤酒的小廠蛻變成擁有16家分公司,年產量150萬噸的大型集團公司,躋身青島、華潤和燕京之后的中國啤酒行業四強。

      “獨資建廠,自己購買土地和生產線,一切都是新的,避免了低價兼并,高價消化的弊端。”張鐵山說。

      這種獨特的運作個性引起了世界頂級財經雜志《福布斯》的關注。2006年,素有“世界經濟晴雨表”之稱的《福布斯》以《挑戰啤酒大腕》為題指出:金星啤酒的運作個性和實踐證明,即便沒有雄厚資金的支持,出身草根的地方性品牌也可以擁有全國版圖,而且始終保持贏利。

      盛名之下的張鐵山,卻開始要求部下要有歸零的心態了。他和部下談論自己剛看的奧運男排比賽:“男排平時在東南亞看起來水平好像也不錯,但一旦和世界一流球隊交鋒就敗下來了。這說明啥?人不能低水平循環,不能自己跟自己比,要走出去,看世界一流的動態。”

      一次一個記者采訪張鐵山,第一句話就是:“金星現在功成名就了……”張鐵山馬上打斷他:“沒有,我們現在才第四名,就跟奧運會上的運動員一樣,連領獎臺還沒站上去呢。”

      “金星沒什么傳奇的故事,也不想用傳奇來神話自己。金星只是穩健地走好每一步,在平淡中驗證自己的功力。”張鐵山說。

      對話張鐵山

      記者:很多人都說您是個敏行訥言的人,是這樣的么?

      張:也許是吧,我一般不說空話。人嘛,夸夸其談太多了,做的可能就少了。

      記者:金星能走到今天,您覺得有幾個關鍵詞?

      張:最主要是得專心。做企業要有大方向感和大事業心,生意做大了面臨很多投資誘惑,不能這也干,那也干,否則啥也干不好。23年來,我們抓質量、引人才、更新技術,都是圍繞啤酒這個主題。

      記者:您曾說過已經為金星失眠20年了,如何看待壓力?

      張:以前有部電影《鐵人王進喜》,里面有句話:人無壓力輕飄飄,井沒壓力不出油。我覺得壓力不是啥壞事,起碼可以讓人保持警覺敏銳。

      記者:現在都在說企業過冬,金星準備好了么?

      張:過冬的是那些過分依賴銀行貸款的企業,金星一直是穩健地擴張,資金鏈很好,所以不存在過冬的問題,我們反倒還要過夏呢,哈哈。

      記者:如果從頭來過,您還會選擇做啤酒么?

      張:人生是很少有時間回頭的,我不是喜歡左顧右盼的人。做啤酒跟打仗一樣,容不得人有絲毫遲疑,這個問題還真沒考慮過。如果假設從頭再來,呵呵,我估計還是做啤酒吧。

      ■ 記者手記

      樸素的智慧

      在與張鐵山的對話中,我一直有種強烈的感覺:我的面前有兩個張鐵山。

      一個是商海中的張鐵山。他對啤酒業的戰略前瞻,他跟國際啤酒巨頭的最新合作,他在全國的縱橫捭闔。這時候的他,敏銳、穩健卻又不失霸氣。

      另一個卻是生活里簡單樸素的張鐵山。他說起自己喜歡的排球女將,說起自己喜歡的石頭,妙語如珠,滔滔不絕。“每年12月枯水期,都要去黃河灘撿石頭。凌晨5點多就到那兒,拿著水桶帶著撬杠,一干就是一天,不覺得累也不覺得餓。”

      他常常跟心愛的石頭對話。他從不同環境下的石頭身上看出了不同的韻味。“硬的部分留了下來,軟的部分被沖刷掉了,然后經過幾十年幾百年歲月的打磨形成現在的圖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給予它們太多的生命信息。煩惱的時候,一個人靜靜地看著這些奇石,一切都會煙消云散。”

      在他看來,造酒與做人有相通的哲學,那就是需要樸素,他喜歡吃面條,午飯常常是一碟花生米、一碗撈面條,最多再加杯老白干就打發了。他喜歡每天早早地從家步行到廠房,在晨光中圍繞整個廠子轉一圈,然后開始一天的工作。

      23年的時間,對一個企業來說并不漫長,但對保持一貫姿態的張鐵山來說,這無疑是一段最具光彩的時光。就像他當初接下一副爛攤子一樣,他在不斷變化著他的企業,從村辦小廠到走出河南,到成為全國乃至世界的金星,他玩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動靜。沒有傳奇故事,卻在專注中忘記了自己,并樂此不疲的張鐵山,就這樣成了人們眼中最壯麗的傳奇和風景。

    金星全國布局:目前金星在豫、黔、滇、川、陜、甘、魯、晉、粵等10省投建16個啤酒生產基地

    查看金星產業布局
    火狐电竞